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媒体报道
打开围墙 打通人心—乐山“拆墙记”
信息来源:互联网  ‖  发稿作者:乐山城管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29日  ‖  查看849次  ‖  

       新华社记者 张超群

  走在四川乐山街头,原来政府部门大院的围墙悄然消失,敞开的机关院子成了市民休闲散步的城市花园。12位太极爱好者每周照例在傍晚聚集到乐山市委办公楼前的空地,氤氲的桂花香气和他们打的太极融为一体,打的人舒心,观的人沁心。

  每天晚饭过后,乐山市委大院里三三两两的市民悠然穿过没有围墙的大院,或快步健走,或打球锻炼,而一年前,这个大院还有围墙与外界分隔,除了工作时间要申请、登记后才能进去办事。一年里,乐山市委、市政府推行党政机关全面“拆墙”,市区县各部门机关的围墙纷纷被推倒,一个个“市政花园”跃然而出,政府大院成了周围市民散步休闲的街边公园。

  2016年“五四”青年节,乐山市发文要求市级机关带头拆除办公场所围墙,变封闭管理的机关大院为面向市民群众开放共享的公共场所,让绿于民、让路于民。

  “拆了围墙,‘机关大院’安全吗?”听说拆墙通知后,乐山市委大院的保安队长曾红兵忧心忡忡。当时与曾红兵有同样顾虑的人不在少数。

  这道“拆墙令”涉及乐山城区78个机关单位,一经颁布在各机关里引起热议。“安全如何保障?”“单位内部的管理秩序怎样维护?”各种担忧纷纷被提上案头,拆墙疑虑浮现。

  “一开始,推进工作并不是一帆风顺。”乐山市目标督促办公室副主任陈涛坦言,第一次通知发出后,不少单位都持观望态度,称拆墙后有顾虑,打报告罗列了管理压力大,人、财、物不安全等各种“不拆墙的理由”。

  当时,乐山各个涉及到拆墙部门的负责人知道市委书记彭琳力主拆墙,见到他便拉住不放,讲拆墙的种种隐患。

  面对拆墙,当时有部门拟定了一个总预算高达几千万的安保方案,要求每个门窗都要更换成防盗门窗,又要加强安保,又要设置天网系统以应付万一……

  “全都在给我出题目,眼看硬顶不过,就开始和我软顶”,彭琳直言,“我在常委会上说,要花几千万肯定是叫我不拆嘛,一拆就告诉我现在不准铺张浪费、劳民伤财,你花几千万是在作秀。”

  拆墙通知发出半个月后,乐山市委决定第一个“吃螃蟹”。不足一个月,乐山市委1050米的围墙彻底拆除,30000平方米的绿地和近100个停车位向市民免费开放,花费却不及千万预算的零头。

  “‘安全感’不应靠围墙,拆掉围墙是倒逼干部转变工作作风,深入群众,和群众打成一片。”彭琳说。

  之后,乐山明确要求除学校、医院之外的乐山市级部门和其下属的机关和事业单位,各区县的党委、人大、政府、政协机关统统拆除围墙,对拆除围墙的范围、标准和时间作出细化,不仅要拆围墙,栏杆、门岗和门卫室也要彻底拆除。

  “起初拆墙时的压力,逐步转换为更新观念、开放心态的动力。”陈涛介绍,拆围墙不是简单地推倒墙,而是实现区域功能的转换,适应多元开放的城市格局和社会形态。

  与拆墙相配套,乐山推出一系列政策“组合拳”。为畅通民意诉求渠道,乐山完善当地网络BBS海棠社区,基本做到负面问题当天爆料当天回应。同时加大反腐倡廉的力度,举办“阳光问廉”活动,开通市民在线问政平台。百姓信访案件,要求一把手跟踪处理情况。

  “乐山希望拆掉政府部门有形的围墙,不断完善与百姓沟通的桥梁。”乐山市市长张彤告诉记者。

  “以前进来办事都要再三核实身份,别提在这儿散步健身了”,61岁的市民郝先生相约三位邻居正在市委大院健走,“墙没了,人民政府和人民群众的距离近了,感情也浓了”。

  (据新华社成都12月28日电)


 
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上一篇: 四川完成城市执法省级机构设置
下一篇: 参加市七届人大三次会议分团审议—— 张彤:保持干事创业劲头 让乐山发展再上新台阶

end